蔡司三坐標-先進的工業測量技術,值得您信賴的測量結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內新聞

【中國智造】警惕!中國機器人行業的“虛火正旺”!

日期:2016-07-20 10:13:08

在機器人領域,補貼政策的存在是必要的:作為制造業大國,中國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對機器人的需求很大;而與國外機器人巨頭占據中國大部分市場份額相對應的是,我們的機器人產業普遍散、小、弱。如果沒有政府對機器人產業的補貼,中國的機器人企業是很難從這些巨頭手中奪回市場的。實際上,在補貼等扶持政策下,中國機器人產業鏈條也在逐漸形成,出現一批骨干企業,在各領域的中低端市場已形成一定競爭力。

數不清的機械臂,驟然圍攏,將不同部件快速裝配成一體后又各自散去,一件產品就此完成。這些機械臂形狀、動作各異,令人眼花繚亂。而各個零部件有自產的,也有來自國外的。

機器人工廠

在新松機器人工廠,記者看到了高效而繁忙的生產景象。

沈陽著名的鐵西區,幾條主干道被命名為保工、衛工、振工、興工,重化工業云集的這一區域工廠大都門窗緊閉;而在渾河以南的高新技術開發區,道路大都以智慧、創新來命名,顯得一派生機。

位于渾南區的新松是國內較大的機器人產業化基地,這家上市代碼以024(沈陽區號)結尾的公司,似乎承載著沈陽工業的新希望。

而以“機器人”作為上市名稱,讓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站在了資本與政策的風口。新松既是領域內的龍頭企業,也面臨著行業共同的困境。

就在同一日,中國機器人TOP10峰會在沈陽新松舉辦,以新松為首的中國機器人前十大公司成立了聯盟,抱團取暖的意味背后,有著國產機器人的躁動與彷徨。

國產機器人面臨著國內外雙向擠壓的困境:外資品牌切走了中國市場較大的一塊蛋糕,在技術、零部件成本方面對國產機器人形成了壓倒性優勢;而在政府補貼等多項扶持政策下,短時間內中國涌現出近千家機器人公司,重復建設、惡性競爭、騙取補貼等亂象叢生。

高價進口關鍵部件

在新松總裁、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理事長曲道奎看來,面對國外的競爭,國產機器人存在著產業技術、零部件空心化、應用低端化、市場邊緣化三大潛在風險,而隨著外資企業紛紛在我國投資建設生產基地,自主品牌的工業機器人市場正在遭受擠壓。

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中國市場調查網的數據顯示,2015年,“四大家族”日本發那科、安川、德國庫卡、瑞典ABB占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份額的比例分別高達18%12%14%13.5%,其他外資品牌瓜分了34.5%的份額,眾多國產機器人企業只能在剩余8%的市場份額中爭搶。

“從價值份額上看,自主品牌機器人在國內的市場占有率不到10%;但從臺數上來看,自主品牌銷量已達2.2萬臺,國內市場份額占到30%左右,這反映出我國機器人產品整體上仍處于中低端水平。”工信部賽迪研究院裝備工業研究所所長左世全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市場占有率低的同時,國產機器人在應用結構上也大多集中在中低端。

以精度較高的六軸工業機器人為代表,國產化率占全國工業機器人新裝機量不足10%,在難度較大的焊接領域,國外占了84%的份額;而高端的汽車行業國外公司占了90%的市場。

國產機器人的應用主要集中在搬運、碼垛、上下料方面,處于產業鏈的低端,附加值偏低。盡管中國機器人市場供需雙旺,相當一部分機器人企業仍處于虧損狀態。

左世全認為,國產機器人質量可靠性不高是一個主要的原因,“有些產品做出來了,但是可靠性和滿意度與國外差距比較大。比如,系統集成商為了保證穩定性和可靠性,在汽車自動化焊接方面不敢輕易使用國產機器人。”

這導致自主品牌機器人無法盡快投入市場,甚至有成功應用經驗的產品也難以推廣。缺乏高端產品,用戶認可度低,國產機器人的應用舉步維艱。

更嚴重的問題在于核心零部件上的短板。從結構上看,工業機器人主要由本體、伺服電機、關節減速器和控制器四大部件組成。目前,除本體外的三大關鍵部件中,減速器和伺服電機基本被國外公司壟斷,國內機器人整機制造企業在關鍵部件配套方面嚴重受制于人,基本沒有議價能力,以致整機制造成本與進口整機倒掛。

以占機器人整機成本較高的減速器為例,目前精密減速器市場大半被日本企業占據,中國在精密減速器國產化方面雖出現了一批企業,但在2015年,依舊有75%的精密減速器從日本進口。在伺服電機方面,國內公司的整體份額低于10%;在驅動器上同樣如此:國內80%的驅動器需要從歐美和日本進口。

由于減速器、伺服電機、控制器分別占機器人整機成本的35%25%15%,導致中國機器人企業生產成本畸高。

國外的巨頭廠商則不同,它們往往能以巨大的采購量和簽署排他性協議獲得比較優惠的采購價格,而且很多工業機器人廠商本身就是核心部件的提供商——日本發那科是世界上較大的專業數控系統生產廠商,安川和松下都屬于全球較大的電機制造商。

這讓中國公司吃盡苦頭:從這些公司進口零部件無異于虎口奪食,國內企業往往要以高出國外廠商近3倍的價格購買減速器,以近2倍的價格購買伺服電機,這使得不少企業營業成本的增速遠高于營業收入的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國外的機器人企業已將重點瞄向中國,伴隨著制造業機器換人的推進,四大家族在長三角、珠三角紛紛搶灘布局。

廣州數控董事長何敏佳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國外公司在長三角、沿海地區的產業鏈布局很迅速。“這些公司起步比中國早,做得比較成熟,他們有充分空間通過降價等方式,擠壓國內企業,建議政府在政策制定時要有個指南,考慮下國產的比例和進口的比例,多給國內企業一些政策支持。”

地方目標數倍于國家規劃

實際上,政府已經給出了政策上的支持,據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數據,過去兩年中,各地一共出臺77項機器人扶持政策,機器人產業在多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正在迅速膨脹。

據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介紹,目前至少有28個省市把機器人產業作為重點發展產業,機器人企業大都成了各地的座上賓,地方給資金,給土地,給政策,歡迎它們去建廠。

而截至2015年,以珠三角、長三角為首,全國共計有36個城市把機器人產業作為當地重點發展方向。重慶、南京、湖北等地制定的規劃顯示,到2020年,各自機器人產業規模將達到或超過1000億元,有統計顯示,將全國機器人規劃目標加總,到2020年可能超過萬億。

然而,國家層面剛剛公布的《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制定的目標是,到2020年我國自主品牌工業機器人年產量計劃達10萬臺,按照每臺100萬的單價,規模也不過1000億元。地方的產能目標遠超國家規劃。

工信部裝備工業司司長李東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各地有超過40個以發展機器人為主的產業園區。

以河北為例,該省固安、香河、滄州等多地都在興建機器人產業園,用地規模動輒上千畝,投資大多數十億之巨,且多數被列為河北省重點項目。

在智能制造產業園中,機器人也大都是發展的重點,青島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高端智能制造事業部的一位招商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其所負責招商的園區目前已經入駐了60多家機器人企業,園區將在土地租金、購地成本、科技資金扶持等方面給予機器人企業所能爭取到的一切政策。

然而,在很多地方規劃的機器人產業園中,企業數目、規模都很小,難以形成聚集優勢,散、小、亂的現象普遍存在,存在著相當的盲目性和重復建設。

有招商人員透露,地方政府迫切需求機器人等企業在當地落地,但在全國存在著太多機器人產業園,招商引資時發現企業太少,招商難度太大,為了盡快出成績,不少地方會放寬招商條件,推出大量補貼,從而使不少其他企業進入到這一行業。

涌入這一行業的企業確實在快速增加,李東表示,目前涉及生產機器人的企業超過了800多家,其中超過200家是機器人本體制造企業,大部分以組裝和代加工為主,處于產業鏈的低端,產業集中度很低,總體規模小。

在這800多家企業里面,將近一半企業是沒有產品的空牌子,剩下的一半企業里將近70%-80%是在代理別人的產品,真正能自己生產零部件或機器人產品的僅100家左右。

辛國斌對此保持著警醒,“把產能加一下算一算,過剩的擔憂不是杞人憂天,是實實在在的。現在我國十家機器人企業能不能吃飽都是問題,更何況還有七百多家企業在虎視眈眈。”

某種程度上,這是政府招商熱情與企業擴張沖動“合謀”的結果,個體理性的選擇加總之后卻是一個典型的合成謬誤,正如此前的光伏一樣。

“現在的繁榮是炒出來的繁榮,產業實際是個什么狀況呢?碎片化,小作坊式的生產,散小弱,高端產業低端化,甚至有‘玩具化’的發展趨勢。”有主管部門負責人稱,“機器人企業一定要掂量下自己的技術與競爭力,不要被地方政府忽悠,也不要去忽悠地方政府。”

在此背景下,避免惡性競爭和重復建設至關重要,曲道奎透露,成立TOP10就是要重點討論這一問題。李東表示,在行業自律方面,工信部正在加快推動成立中國機器人協會,加大對工業機器人行業的規范力度。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促進機器人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和《機器人行業規范條件》等政策即將出臺,主要就是為了防范惡性競爭和重復性建設。

生產企業與用戶雙補貼

從新松財報可以發現:2015年新松獲得政府補助1.26億,占總利潤的32%。另一家機器人上市公司埃斯頓的年報則顯示,2015年政府補助達到0.35億,占到總利潤的68.62%。去除政府補助影響后,埃斯頓去年的利潤負增長50.8%

在中央層面,工信部從2011年開始補貼支持機器人產業,科技部的863計劃也有相應的補貼,發改委則側重對中小企業進行支持,包括專項債權、貸款貼息等方式。

而地方層面名目繁多的補貼更是層出不窮,左世全介紹,除科研外,現在更注重產業化的支持,大致包括項目補貼、生產補貼和銷售補貼。“比如智能制造裝備發展專項,不少機器人企業都拿到好幾個項目,現在不少政府對機器人生產企業與用戶以11的比例給予支持,確保產品不僅能做出來還用起來。”

目前機器人的補貼主要集中在地方政府層面,特別是珠三角、長三角和京津冀地區。

其中,創新研發補貼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地區,額度一般為幾十萬;智能制造主要集中在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補貼額度為百萬規模,有的地區可達千萬,此外還有國家發改委主導的“首臺(套)”補貼政策等;市場補貼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區,額度一般為幾百萬。

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副秘書長姚之駒提醒,由于這些補貼政策,很多不掌握核心技術的企業進入了機器人領域,只是進行簡單的零件拼湊來套取補貼。

天津一位機器人企業負責人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其所在的園區,多家企業都在做同樣的產品,在回應是否能夠盈利時他只是哂笑,“確實不賺錢,但還有補貼嘛”。

而更嚴重的問題是,套補騙補現象大量存在,這位負責人稱,其園區中就有企業注冊了多家公司,然后蟄伏在多家產業園、孵化基地之中,從而獲取多倍補貼。

獲取補貼主要集中在有數量限制的首臺(套)產品補貼上,比如一個公司每年可申請5臺(套)補貼,但如果注冊成十家公司,則50臺(套)產品都可享受這項補貼。盡管首臺套政策也有檢測報告、評估等門檻,但由于技術復雜,不少地方政府并沒有辨識的能力。

甚至有些企業會購買小廠生產的無標牌機器進行貼牌銷售,或者進行簡單的改造(比如修改顏色和款式)來騙取政府補貼,而這些“國產自主研發”的裝備往往在拿到補助后就結束了其使命,并不會上市銷售。

在銷售環節,作為補貼發放的基礎,銷售額多是以企業自己提供的銷售發票來確定,通過發票作假等手段,企業很容易將其他業務銷售額開成機器人銷售額,從而套取補貼。

而在地方政府層面,不少地方本身也有虛報產值規模的沖動,加上一些地方在補貼政策制定前并未就市場容量、技術需要、企業資質等問題做深入的研究,在補貼發放環節缺乏統一驗證標準和實地檢測。

左世全認為,“領多份補貼”等問題的存在,主要是“撒胡椒面”的補貼方式造成了信息不對稱,“具體項目支持的準不準,與項目把關、專家評估、后期驗收和追蹤有關系,但企業數量太多,政府很難做到精準。”

投資心語

中國在機器人領域發展是非常有必要的:因為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廉價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對機器人勞動力的需求很大;然而與國外機器人巨頭占據中國大部分市場份額相對應的是,我們的機器人產業普遍散、小、弱。如果沒有政府對機器人產業的補貼,中國的機器人企業是更難從這些巨頭手中獲取市場份額的。

目前在政府補貼等扶持政策下,中國機器人產業鏈條也在逐漸形成,出現一批有技術實力的骨干企業,在中低端市場也形成一定競爭力。

近日公布的《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提出,“十三五”期間仍將加大財稅支持力度,利用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工業轉型升級、中央基建投資、首臺(套)重大技術裝備保險補償機制等政策措施,支持機器人及其關鍵零部件研發、產業化和推廣應用。

不可否認的現狀:中國機器人行業中的產業技術、零部件空心化、應用低端化、市場邊緣化都是發展中的三座大山,同時騙取政府補貼的案例將讓劣幣驅逐良幣。中國機器人技術和行業遠遠不像有些機構預測的那么樂觀,我們仍需客觀去評估未來的發展及變化。

上一條:卡爾蔡司告訴你:怎么樣維護三坐標測量儀并處理出現的故障

下一條:【中國智造】向德國企業學做“慢公司”和“笨公司”



一级a做爰片_黄色视频做爰视频_很色的床上视频.